大图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法律在线 >

代表委员:保护妇女儿童 两高出高招见实效-中新网

发布日期:2020-05-29 04:01   来源:未知   阅读:

  代表委员:保护妇女儿童 两高出高招见实效

  措施越来越细

  最高检督导落实,共建教职员工入职查询制度,把好入口关,3万余名检察官担任中小学法治副校长,提升未成年人的法治意识,措施越来越细。

  对侵害说“不”

  最高法的报告集中体现了对妇女遭遇歧视、儿童遭受侵害等问题的重视,通过审判对侵害行为说“不”。

  系统解决问题

  检察机关持续开展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工作,不仅关注一个案件,而是重在系统解决问题,联合教育、民政、妇联等部门,充分发挥法律监督职能。

  5月25日下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召开第二次全体会议,听取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关于最高人民法院工作的报告,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张军关于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的报告。两高报告中多处涉及妇女儿童权益保护,引起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的关注。

  最高检报告中提到,持续推进“一号检察建议”落实。会同教育部赴8个省区市督导,与河北、河南、陕西等地省领导夜查寄宿学校安全管理;地方检察机关与教育部门联合查访中小学校、幼儿园3.8万余所。严厉惩治性侵未成年人犯罪,督导“一号检察建议”落实再落实。

  “‘一号检察建议’非常好。”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九龙坡区谢家湾小学党委副书记、校长刘希娅说,最高检高度重视未成年人领域,很有担当,有情怀,措施实在、精准,比如与公安部、教育部共建教职工入职前查询相关违法记录制度,与教育部、国家卫健委等8部委共建未成年人被侵害强制报告制度,未成年人保护的法网更加严密。

  刘希娅代表今年提交了一份建议。她认为,应建立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信息资料库并实现全国联网并公开,与未成年人相关的工作岗位不得录用有性侵犯罪记录者。“最高检的报告对我的建议作出了很好的回应。”刘希娅代表说,下一步,教职员工入职查询制度要落实好,真正发挥源头防控性侵未成年人的作用。

  全国人大代表、辽宁安行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辽宁省律师协会副会长李宗胜也关注到“一号检察建议”。2018年最高检就防治校园性侵发出第一号检察建议。

  “能看出来最高检对‘一号检察建议’是持续推进,不是说过了一个年度就算了,而是把防治校园性侵作为系统工程。”李宗胜代表说,最高检督导落实,共建教职员工入职查询制度,把好入口关,3万余名检察官担任中小学法治副校长,提升未成年人的法治意识,措施越来越细,在新时代的检察工作中,非常有创新意义。

  李宗胜代表坦言,事实上,校园性侵、未成年人性侵问题,抓起来是很难的。最高检能从方方面面采取措施,不走形式,真心实意地解决问题,值得点赞。

  最高法报告指出,依法严惩侵害少年儿童身心健康的犯罪,对性侵儿童的赵志勇、何龙等罪行极其严重的一批犯罪分子,坚决依法判处死刑。

  全国政协委员、湖北省妇联副主席(兼职)、湖北首义律师事务所主任谢文敏告诉记者,一些人抱有侥幸心理,认为性侵未成年人不会被重判。最高法报告中明确指出,严重侵害儿童身心健康的犯罪,罪行极其严重的,坚决依法判处死刑。这样可以震慑潜在的犯罪分子。

  “会同民政部等11部委将服刑和在押人员未成年人子女纳入帮扶救助范围。”最高检报告中的这句话,引起了刘希娅代表的共鸣,“孩子是无辜的,充分关注到这一特殊群体的孩子,体现了最高检的责任和担当。”

  最高检报告中指出,依法惩治未成年人犯罪,对主观恶性深、犯罪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的决不纵容;未达刑事责任年龄不追诉的,依法送交收容教养或专门学校从严矫治。

  刘希娅代表说,对未达刑事责任年龄不追诉的未成年人,一般学校管理效果不太好。学校不太敢管,家庭管不了,进行收容教养或送到专门学校矫治,是对孩子、社会负责,也是对家庭很好的帮助。

  最高法报告提到,加强校园欺凌预防处置,审结相关案件4192件。会同教育部等完善校园安全事故处理机制,依法惩治涉及“校闹”的犯罪。

  在刘希娅代表看来,最高法依法惩治涉及“校闹”的犯罪,很好地维护了儿童的合法权益。在维护妇女儿童权益方面,两高的办法一年比一年多,很有实效。

  最高法在报告中指出,会同人社部等发布促进妇女平等就业规范性文件,营造公平就业制度环境。妥善审理女工怀孕被解雇、毕业生求职遭地域歧视等案件。深化家事审判改革,会同全国妇联等健全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机制,更加注重对家庭成员人格、安全、情感的保护。审结婚姻家庭案件185万件。加大反家暴力度,及时签发人身安全保护令2004份。2020年坚决依法纠正就业中地域、性别等歧视,维护劳动者公平就业权利。

  在李宗胜代表看来,最高法对妇女儿童权益保护高度重视,分别以“促进和谐家庭建设”“保护未成年人健康成长”为主题,分别介绍相关工作和成效。

  对于就业性别歧视,曾有戏言“毕业哪个院校不重要,性别很重要”,从中也折射出就业性别歧视的严重性。“最高法对妇女平等就业权非常重视,通过审判的方式回馈社会法律支持什么,进而推动社会治理。”李宗胜代表说。

  李宗胜代表告诉记者,一年来,两高在妇女儿童权益保护方面力度很大,都很重视,各有所长。最高法的报告集中体现了对妇女遭遇歧视、儿童遭受侵害等问题的重视,通过审判对侵害行为说“不”,可以传递到社会治理之中,反对性别歧视,加强未成年人保护。检察机关持续开展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工作,不仅关注一个案件,而是重在系统解决问题,联合教育、民政、妇联等部门,充分发挥法律监督职能。

  谢文敏委员对妇女儿童权益保护非常关注。“两高高度重视妇女儿童权益维护工作,措施更好、更实、更深。”谢文敏委员说,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解除劳动合同的情况比较多。最高法报告提到,坚决依法纠正就业中地域、性别等歧视,坚决依法纠正无故解除新冠肺炎患者劳动合同关系的行为,维护劳动者公平就业权利。这就释放了一个非常强烈的信号,不能对妇女就业歧视。

  谢文敏委员说,疫情发生后,湖北武汉女性就业存在一些困难。劳动合同不能随意解除,也让妇女的生活多了一重保障。此外,女性在就业方面还面临生育孩子后,用人单位是否延续劳动合同,以前的岗位、职位是否继续保留等问题。希望最高法在这方面能做一些工作,为保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提供更实在的措施。

  谢文敏委员今年提交了一份提案建议修改刑法将未成年人性同意年龄提高至16岁。“听完两高报告,再看我的提案,感觉很有意义。”谢文敏委员说。

  来源/中国妇女报

  文字/中国妇女报?中国妇女网 王春霞 【编辑:朱延静】